固原

2017房地产税改革

2017年10月17日来源:综合整理政策法规责任编辑:tanmenglong

房地产税自从“剧透”出来之后,就争议不时,我要说的有两点:一是房地产税“最后一分钟”的手腕取决于经济增长,而不是房地产市场自身。这个事情很费事,不到最后一分钟,谁也不愿意正视它,真的启动它。二是房地产税的意义,不只仅是中央财政问题,关键它与供应测构造性变革亲密相关。供应测构造性变革要想胜利,要让中央财政对土地“脱敏”,就得动用房地产税的变革来撬动,这是撬动地球的杠杆,再找不到其他的杠杆了!

不过,房地产税的变革可不是增加一项税那么简单,房地产税是一个系统,触及到很多的税种,包括房地产业增值税、企业所得税、个人所得税、房产税、城镇土地运用税、城市房地产税、印花税、土地增值税、投资方向调理税、契税、耕地占用税等。这么多的税,互有关联,要改必需一同改,所以房地产税的变革,是一个体系性的严重税收变革。

房地产引发的变革抵触

第一个问题,开发房地产,有什么缺点吗?继续做下去不是挺好?这是很多人经常在问的问题。

关于这个问题,应该看到,房地产再搞下去,曾经难以维持了,它在宏观上形成越来越大的债务担负,在微观上形成社会各种动乱和抵触。这两个问题是并存的。债务问题如今曾经很严重了,所以中央和财政部门一再采取措施减债,拖延时间,让债务展期,防止债务危机迸发。这个债务危机一旦迸发,结果就很严重,影响到利率和汇率,也影响到大家存在银行中的钱,非同小可。

至于动乱和抵触,那现象就更多了,可不只仅是老百姓拆迁那点事情,这个也很费事,而且四处是费事,但更多的费事来自于本钱,来自于产业抵触,来自于城市经济和社会管理和保证方方面面的问题。

第二个问题,乡村土地制度的变革。盖房子要有土地,开展产业也要有土地,如今也没什么人种地了,土地作为一种资源,如何发挥更大的价值和作用,这是一个难以逃避的问题。

土地的问题,讲话的人很多,观念很乱,听着似乎都有道理,但常常是在某一个点的见地,所以我们这里试试用解构的办法看看土地变革的几个相关方:一是政府,二是农民,三是集体,四是产业部门。政府这一块有宪法锁定,很难动;农民是乡村土地的实践控制人,按说也是一切人,如今是最大的、说了不算的利益相关者;集体,这一块有点不明不白,就算是利益化的管理主体吧;还有就是产业部门,乡村土地能否产生最大的效益和价值,主要看产业部门,但产业部门使之发挥作用,也是有前提的,否则本钱太高。

所以,我们中国乡村的土地变革问题,关键的关键,如今就是只能动那一块可以动的中央,也就是要“去集体化”。相对来说,这个难度小一点,实践只是将村集体,也就是这个基层管理部门,完整行政化,吃财政饭。至于村干部,你愿意发财也能够,凭本领发财,不要再动什么集体土地的脑筋。

中国的阶级分化

谈经济问题,很少有人谈阶级分化问题,但实践上不能不谈。当一个国度人口很年轻,经济处于高速增长阶段,城市化程度普普统统的时分,这个阶级问题能够不谈,由于意义不大,能够凑合着过去。一旦城市化率到达较高的程度,比方如今城市化率正在奔60%了,同时劳动力供给又慌张,这个阶级问题就会凸显出来了。说白了,日子不好过的时分,意见也就挑明了。

社会原本就是分阶级的,大量的人口涌入城市,阶级之间的不同倾向性就大大的表现出来了。你觉得玻璃盒子算是现代气度,有人就不这么以为;你看重金钱和收入,有人就以为情怀才重要;你觉得跳槽是天经地义的,想跳就跳,有人就会以“不培育”来回应;你以为到了大城市就应该以“公平”来请求一切,有人就会讲,那你还是回去吧,你原来的中央更公平;你觉得城市不应该限制户口,有人就以为早该限制了;你觉得当土豪是一种本领和运气,有人觉得你就是一个二逼;你觉得看手机就够“学问”了,有人觉得只要读书才算文化;你以为开车横冲直撞没啥了不起,有人就觉得你就是个流氓……

凡此种种,这种认识上的差别,不只仅是因人而异,而是阶级差别的表现。在将来,这种阶级分化和差别,会表现的更为剧烈,矛盾的对撞更为明显。进入城市容易,融入城市艰难,最终的结果,就是社会本钱的大幅上升,管理难度大增,言论环境复杂,既会影响到企业,也会影响到社会稳定。能够说,今后的中国基本就不会再有“得到大家分歧反对”的政策了,那种时期,由于中国的城市化曾经一去不复返了!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